家庭乱伦列表:

二娃和他的三个婶子
09-15   来源:琪琪电影网   点击:加载中
简述:...

「二娃!你个贼娃子,还不起来去喂猪,喂完猪回来和你二婶把瓜园里的草锄了!」二叔扔下一个菜饼就骑上车子去石料厂干活去了。

  二娃揉了揉眼看看了瓜棚里的老式挂钟,小声嘟囔了一句「才五点啊」。

  二娃今年十六岁,也算个苦命的孩子,爷爷奶奶在他出生前就死了,他爹在他三岁的时候就在石料厂被塌方的落石砸死了,他娘因为受不了艰辛的生活,在二娃八岁的时候就跟着一个收购大理石的跑了。他就跟着他的三个叔叔生活。

  他的三个叔叔一个个都成了家,也就没啥心思去管他了,小学还没毕业就辍学了,天天就这家吃几顿,那家睡几天。今年他二叔带着他去石料厂干了几天,人家老板嫌他笨手笨脚的不愿意要,他二叔就让他在家帮着他二婶喂猪看瓜园,干点农活。

  二婶名叫小芸,典型的农村家庭妇女,对二娃也还算不错,毕竟是她看着长大的。

  二娃起来洗了把脸,去外面拔了一个葱就着把菜饼吃了,提溜着猪食桶拌好猪料就去了猪棚喂猪去了,喂完猪就拿了一把锄头去了瓜园,老远就看见二婶子撅着个大屁股在那里锄草。

  「二婶你早来了啊!」

  「嗯,娃子,你去那边的拢里锄去吧。」

  锄了一会儿二娃站起来直了直腰,就看见二婶正在旁边的拢里正在撅着屁股尿尿,大白屁股在阳光的反射下格外地显眼,虽说二婶还把他当个孩子,可二娃毕竟十六岁了,个头和二叔都一般高了,也看过母猪配种,对男女之事也到了似懂非懂的时候!

  二娃看得上了神,二婶尿完站起来提上裤子,一回头发见二娃正两眼发直地在看她,笑着骂了一句:「你个贼娃子,二婶尿尿你也看!走吧,咱歇歇喝点水去。」

  第二章

  晚上二娃自己躺在瓜棚里的小木床上,手握着硬得发涨的鸡巴想着二婶的大白屁股,越想越睡不着,越睡不着越想,二婶的大屁股就像有种魔力一样让他着迷,他起来穿上衣服想出去溜达溜达,不知不觉就到了二叔家门口,家里还亮着灯。

  二叔家的院墙很矮,对于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子来说很轻松的就能翻了过去,二娃蹑手蹑脚到了他们睡觉那屋的窗户下面,就听见二婶在那里喘着气喊:「快点……再快点!啊……舒坦……啊……」

  二娃抬头往里一看,正看见二叔在后面抱着二婶的大屁股在后面就像种猪爬在母猪身上一样在那里日屄,二娃也从裤衩里掏出硬硬的鸡巴在那里套弄。正当二娃觉得从小腹传来的那股舒坦的劲头正要达到顶峰的时候,二叔忽然抱着二婶的屁股抽搐了几下不动了,二娃以为二叔发现了什么,赶紧低下头蹲在墙根不敢动了。

  这时听见二婶在那里骂二叔:「你个不中用的瓜蛋,每次都是这个样,你以为这是打炮眼呢,秃噜几分钟就完活了……」

  二叔小声地回了句:「这几天活累,你也快早点睡觉吧。」一会儿就听见二婶一边嘟囔着一边下炕穿鞋的声音,二娃赶紧站起来猫着腰轻轻地躲到院里的厕所里,结果二婶出了屋门直冲着厕所就来了,二娃紧贴着厕所里的墙,大气也不敢出。

  二婶还是进来了,刚蹲下就借着月光看见墙跟站着一个人,正要喊就被二娃冲过去把嘴捂住了。

  「二婶,是我。你别喊。」

  二婶刚才三魂吓掉了两魂半,一听见是二娃的声音才放下心来。

  「你这孩子,你在厕所里干吗,吓死二婶了。」「我……我……」

  二婶发现二娃只盯着自己的身体看,才发觉自己没穿衣服,赶紧俩手捂住自己的奶子,又看到二娃还没来得及放进裤子里去的那根硬硬的鸡巴,好想明白了什么。

  二婶的裸体看得二娃直了眼,那白晃晃的大奶子,那肥鼓鼓的屄,还有那令他神魂颠倒的大白屁股,想到刚才二婶在炕上的骚样,二娃小腹那一股舒坦的尽头直冲脑门,他一把抱住了二婶,反手捏住了那两瓣屁股,鸡巴死死地顶着二婶的小腹,鼻子里闻到的是二婶身上的汗味加体香,他的嘴不停地在二婶的脖子和脸上胡乱地亲着。

  二婶被二娃死死的抱住不能动弹,「贼娃子,你疯了!我是你二婶,再这样我喊你二叔了!」

  就在这时二娃小腹那一股舒坦的劲头到达了巅峰,死命地抱着二婶的身体,两手铁钳一般抓着二婶的屁股,脖子往后仰着,青筋都暴出来了,嗓子里「啊」的一声,鸡巴狠狠地顶在二婶的小腹上悸动着,射出了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泡精…二娃渐渐地冷静了下来,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赶紧放开二婶的身体,低着头吓得小声地哭了起来。

  「二婶,我错了,你不要告诉二叔,他会打死我的……」过了一会儿二婶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哎,快回去睡觉吧,二婶不说,以后不许这样了。」

  二娃抽泣着点了点头。

  二娃走后,二婶去水缸舀水冲了冲身子,用手揉搓着洗了洗小腹上那粘稠的精液,想着二娃那充满年轻气息的身体,那疯狂的激情,那钢筋一般的鸡巴,只觉得身体里燥痒无比……

  第三章

  自从和二婶在厕所里发生了那一幕,此后好几天二娃不敢正眼看二婶,一块在地里干活的时候二娃也不敢抬头。二婶毕竟是过来人,她不怪二娃,甚至打心底里还再想让二娃那样抱她一次。她也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去那样想。

  虽然二娃因为害怕躲着二婶,但是对女人身体的渴望却越来越强烈,脑子里二婶那白花花的屁股一直挥之不去。

  这天中午吃完饭,二叔到瓜棚让二娃去他三叔家借个喷雾器,下午给西瓜喷药。到了三叔家看见院门没关就进去了,叫了声三叔没人应,他就进了里屋,发现三婶自己在炕沿上穿着裤头屁股朝外侧躺着睡觉。

  二娃愣愣地看了一会儿,虽说三婶的屁股没二婶大,却比二婶的更翘更圆。

  他把手轻轻地放在三婶的屁股上,柔软的触感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刺激,鸡巴硬硬地顶在了裤子上想钻出来,他脱下裤子把它释放,带着腥臊味的龟头正好正对着三婶的屁股沟。

  他左手轻轻地摸着三婶的臀肉,右手飞快地套弄着鸡巴,就在那股久违了的舒坦的感觉快到顶峰的时候,三婶忽然回过身来睁开眼,看见二娃正拿着鸡巴对着她,她「啊」的一声坐了起来。

  「二娃,你干啥哎!」

  被精虫冲昏头脑的二娃已经失去了理智,猛地扑上去把三婶摁在炕上,双手死命地往下拉三婶的裤头,三婶就狠劲地往上拽,只听「哧」的一声,裤头撕破了,露出了那有点浅黑色的肉唇。二娃用膝盖顶开三婶的双腿,双手按住三婶的胳膊,鸡巴在三婶的下身乱捅……

  「娃子你疯了,我是三婶啊……」

  二娃这时哪还顾得上那么多,忽然三婶脖子往后一仰,身子往上一挺,嘴里「啊」的一声,二娃感觉鸡巴进入了一个柔软湿滑的地方,龟头一阵麻酥,舒坦得二娃哆嗦着直翻白眼,身体不受控制地疯狂抽插……「娃子……不……行……我……是……三婶啊……」「不行……轻……点……疼……娃子……」

  不一会儿,二娃就觉得那种舒坦到顶峰的感觉又要来了,小腹快要爆炸了一般,他眼睛一闭,脖子一仰「啊」的一声,鸡巴死命地顶着三婶的肉穴。三婶急喊:「不行……我没戴环……」身体扭动着想把二娃弄下来,忽然感觉到鸡巴在屄里一跳一跳,一股股热流冲向自己的子宫,三婶眼一闭,身体软了下来。

  她不知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也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的丈夫和正在自己身上向自己身体里播种的这个孩子。

  射完后二娃从云端渐渐跌到了地面,看了看身下的三婶,他蹭的一下子从炕上蹦了下来,精液从三婶的肉穴里流了一大滩出来。

  「三婶,我、我……」「扑通」二娃跪在了地上,「三婶,我……我……」就在这时院门响了,三婶顾不得悲伤了:「娃子快穿衣服……」接着抓起炕边的一个大裤衩给自己套上,那条撕碎的内裤还在身上带着……三叔一进门看见二娃在那里站着。

  「娃子,咋了?」

  二娃没敢抬头:「我二叔让我来拿喷雾器给西瓜喷药……」「哦,在牛棚里,自己拿去吧。」

  二娃低着头出去了,三叔看见炕上三婶眼睛红红的。

  「咋了?」

  「没咋,娃子说他想他娘了,我听着心里难受……」「哎!」

  ……

  二娃背着喷雾器回到了瓜棚,一下子躺在小木床上,他想了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耳光,二婶三婶都对自己那么好,自己却对她们做出了畜生不如的事情,以后怎么面对她们?

  第四章

  性这个东西,有了第一次必然会想第二次第三次,虽然二娃心里无比愧疚,但是身体里的精虫却驱使着他在脑海中一次次的去回味二婶三婶的身体,二婶那大白屁股,三婶那销魂的肉洞,时间久了,那发泄的欲望愈加强烈,整天烦躁无比。

  这天上午天忽然下起雨来,二娃就在木床上躺着,一会儿睡着了,做了个春梦,鸡巴硬了起来,裤衩撑起大帐篷。

  就在这时二娃的四婶刚从集上回来,浑身淋湿了,就想到瓜棚避避雨,一进瓜棚就看见了二娃那小钢炮般的鸡巴打起的帐篷。因为二娃四叔常年在外打工,一年到头几乎不回家,所以四婶好久都没尝过鸡巴的滋味了,不由得觉得下面燥痒。她看了看熟睡的二娃,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了「帐篷」的顶端,感受着龟头的热度。

  外来的刺激,令二娃慢慢地从梦中惊醒,他不情愿地睁开双眼,看见四婶正在盯着他的鸡巴,指头轻触他的龟头,刚想起来,又好奇四婶想干什么,就继续装睡。

  四婶一边拨弄着二娃的龟头,一边把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肉穴上抠弄,她慢慢不满足于隔着裤子摸二娃的鸡巴,直接把二娃的大裤衩轻轻地往下拉,鸡巴忽然一下子从大裤衩上面蹦了出来,四婶温柔地捻摸着二娃的龟头,一边闭着眼抠摸自己的肉洞。

  二娃多日没有发泄的鸡巴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刺激,二娃双手紧握床单,拼命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要有过分的反应,等待着爆发的那一刻。就在濒临爆发的时候四婶忽然把手拿了下来,二娃哪能受得了啊,从床上一下跳了地下,抱起四婶按在床上就脱四婶的裤子。

  「贼娃子你干啥?」

  「我要日屄!」

  「你要强奸你四婶啊?」

  「是你先惹我的!」

  四婶不说话了,她也知道了二娃原来在装睡,其实她也很想被二娃的鸡巴插进阴穴里去享受一番。四婶的屁股虽然没有二婶和三婶的好看,但是屄紧,因为常年闲着。

  有了前一次的经验,二娃很轻松地就插了进去,接着就是一阵疯狂地抽插,小木床「咯吱,咯吱」地经受着蹂躏。

  雨越下越大,棚子里的两人也陷入了最后的疯狂,此时的二娃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疯狂地在他脚下的草原上疾驰……就在爆发的瞬间,忽然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们……」

  四婶一下子从昏昏欲死中惊醒,猛地把二娃推开,二娃回头惊恐地叫了一声「二婶」,鸡巴却突突地喷射了,从四婶的阴穴到小腹,奶子白花花的一片……二婶本来是想来看看棚子漏不漏雨,没想到看到了这疯狂的一幕,她回身离去。留下了还没缓过劲来的两人……

  二娃出去看着二婶远去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真是畜生不如,三个婶子都被自己日了,觉得对不起抚养他的叔叔们,再也无脸面对他们。他抓起了棚边剩下了半瓶农药一口气喝了下去……

  结 尾

  二娃醒过来的时候还在医院里,经过抢救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出院后的某天,三个婶婶和二娃在瓜棚里聚在一块,为了解开二娃的心结,最后达成了一项协议,他们之间发生的事绝对不能让他的叔叔们知道。

  为了避免二娃因为冲动而失去理智,三个婶婶定时轮流给二娃解决性欲……

【完】
来源:琪琪电影网
上一篇:淫乱世界 下一篇:爸爸种的小火苗